永安黨史:紅四軍二縱隊途經羅坊二三事
2019-05-22 08:33:42 馬勛奕來源: 永安市融媒體中心  責任編輯: 阿仁  


為了粉碎敵人的第二次三省“會剿”,古田會議后,前委決定避敵鋒芒轉移到敵人后方去。1930年1月初,朱德親率紅四軍一、三、四縱隊從古田出發向廟前、連城、清流、寧化進軍,轉入江西的廣昌、東韶一帶開辟新區。毛澤東則親率紅四軍二縱隊在龍巖小池阻擊敵張貞部,掩護主力轉移。之后,紅四軍二縱隊回師古田經大嶺下、官福坂、上豐、涂云、梧宅、梅林進入連城姑田,于1月中旬經余家畬、溪源進入夢溪(現永安的羅坊鄉)的羅坊、吳坊、橋頭等村,14日抵達沙蕪塘的洞口。紅四軍二縱隊進入夢溪,廣泛宣傳黨和紅軍的政策,播灑革命火種,并以嚴明的紀律、良好的作風贏得百姓的愛戴和擁護,至今還流傳著許多家喻戶曉的動人故事,在當地群眾中產生了重要影響。

播灑革命火種

紅軍是宣傳隊,紅軍所到之處,革命的火種就被播撒到那里。紅四軍二縱隊進入羅坊后,為達到組織群眾、武裝群眾、建立政權、消滅反動勢力、促進革命高潮等紅軍的總任務。紅四軍二縱隊指戰員積極動員群眾開展打土豪、分田地,沒收官僚地主豪紳的財產,取消捐稅,減少老百姓的疾苦;宣傳員則充分利用房屋、茶亭,用石灰水或墨汁書寫標語,廣泛宣傳黨和紅軍的政策,擴大政治影響爭取群眾。如:掩桑村馬家祠堂其落款為紅四軍的《鞏固蘇維埃政權》;溪源大硐堡和羅坊碉堡的《農民兄弟起來打土豪分田地》;吳坊長邊屋側墻的《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黨,無產階級的軍隊》;吳坊很山窠房墻的《捉到蔣介石》、《活捉蘆興幫》;掩桑圩坪屋墻的《打倒白匪幫》;半村祖屋墻的《窮人不打窮人,士兵不打士兵,火燒契借約》;岳地村的《白兵兄弟不打紅兵,你是中國人,我是中國人》。


紅軍通過各種革命行動,宣傳了黨的根本宗旨,使群眾對黨和紅軍的政策有了認識,啟迪了群眾革命思想,播灑了革命火種。

軍民魚水情

路是石頭路,平平仄仄,從姑田的余家畬進入夢溪有60多華里。1930年1月中旬的一天早上9點,只見有幾百匹高頭大馬,嘀噠嘀嗒地踩著村莊的石路,浩浩蕩蕩地從溪源方向接踵而來。馬背上全馱著行李和糧草,沒看見一個人騎馬,而是人牽馬步行。隊伍中個個灰布衣褲灰布帽,帽是八角型的,繡著一顆紅五星。紅星照耀著一張臉,古銅色而透著精神氣,帶著銷煙,卻笑臉可掬。

據羅坊村住在上屋的老嫗人馬月姬回憶敘說:“解放后,過第一個年(1950年),大廳不是掛祖宗畫像,而是掛毛主席大幅畫像。我看呀看著像,覺得很面熟,是在什么時候見過,還跟他說過話,難道當年在家喝井水的那個下巴有個痣的、很高大的那個人,就是當今毛主席呀!”?!暗蹦晡也?4歲,在農歷12月底,那日天很熱。路過的紅軍從溪源到達羅坊下吳坊、橋頭出洞口。當時我在門口劈柴,看見路上來一群紅軍,還有牽馬的,其中兩個高大的人,戴著大斗笠,來到我的門口,一個指著、另一個認真看著茶桶,聽不懂他們說什么,只聽懂茶水兩字,而后兩人齊眼四顧我那破爛房子,帶著十幾個兵進入大坪,領頭的非常和氣地問:

“小妹子,您劈柴呀!”我‘哦’了一聲站起來一看,他倆面帶笑容,一個下巴有一個痣很清楚,另一個又粗黑眉毛,面平口較大。

“外面茶桶茶水不多,你們先喝,我再燒一些?!蔽一卮鶿?。

“老總,請進這破爛屋里坐坐,”我目迎他們再次偷看這兩個不同面孔的人。

“不是叫老總,叫我們同志呀”,有痣那人回答說。其中兩個人有短槍,兩個高大的人沒有槍,一同進屋,另外八九個紅軍拿著槍在門口大坪站成兩排。

“小妹子,不用燒了,您這井水很干凈喝了涼快?!保ù司乖冢┯敘臚舅底?,順手拿勺子舀著井水喝了起來,另三個同志輪著喝,好象喝得很甜似的。

“同志!我馬上來煮茶水,不敢喝冷水?!?/p>

“不用了,小妹子,我謝謝您為同志們燒茶水,我要去下面村里,那里有很多同志(指吳坊閩山寺)。小妹子,再見?!背雋舜竺?,他們不斷回頭揮著手,隨大隊紅軍向吳坊前進,我送他們出門,邊走也跟著喊。

在此期間,羅坊鄉不僅有婦女給紅軍燒茶送水,而且有人給紅軍指路、送行李,還有的青年積極響應紅軍號召,報名當紅軍跟部隊,踏上革命路等等。羅坊村羅余章等人就是當時隨隊參加紅軍的。解放后,犧牲的烈士家里被清流縣人民政府授予“烈士之家”的光榮稱號,此井也被當地人命名為“紅軍井”。

“以馬作人醫”

昔時夢溪屬清流縣管轄,在其版圖東南邊陲上;于永安縣西南方;在連城縣東北部。境內有筆架山、大豐山、棋盤山峰,在其頂峰上可遙望三縣的山水和依稀的村莊。從羅坊,經吳坊、橋頭到沙蕪塘洞口路途還有20多里“林深、苔滑”崎嶇小山路,其磨龍坪一處大彎,山高林密,路狹且陡,極其難行,是最危險的一個地段。

據當地人回憶,1930年1月,紅四軍二縱隊在行軍途經該地段時,一匹棗紅馬(不知哪位首長的)不慎失足,掉入被本地人稱之為“食水坑”的峪底,當時部隊就派人深入谷底,把棗紅馬救了上來。原本只需要20分鐘即可到達九龍溪旁的一個小村莊——汶潭村(清流夢溪里六都),因馬摔傷,不能正常行走,只能半推半扛,用了2個多小時才到了汶潭村住下。在該村子里,由于紅軍紀律嚴明,不犯秋毫,受到當地老百姓熱情款待。為救治傷馬,村中的祖傳接骨郎中陳德春之子陳仕義還主動地“以馬作人醫”,用草藥,以接人骨的方法,精心醫治傷馬,為傷馬手術、接骨、敷藥。經一個星期治療后,棗紅馬基本能步行,兩星期后即告痊愈,完全恢復健康。此時留下照看馬的8名紅軍戰士,為了追趕大部隊,臨行前從口袋里掏出“四萬元紅軍票”作為治療傷馬的醫藥費付給陳仕義郎中,被陳仕義婉言拒收,并出門依依送別紅軍戰士,目送紅軍戰士牽著傷愈的棗紅馬高興地踏上征途。別后,陳仕義進門驚訝地看見“四萬元紅軍票”竟然還放在家里桌上,此時想再去追,已經追不上他們了,他只好把它似寶一樣珍藏起來,以此作為紀念。(圖片攝影 謝長慶)


圖片精選

11111